搜索丨

当前位置:首页>纪检人手记

【纪检人手记】父亲的洗车机

发布时间: 2018-11-26 09:45:05 来源: 苍溪县纪委监委

 

          同这个县城大多数公职人员一样,我的老家在农村。父母已年近七旬,仍然坚持田间耕作。县城离老家虽然仅20多公里,我也在三年前买了小车,但似乎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,一年之中也难得回去几趟。

今年年初的一个下午,父亲打来电话,告诉我他买了台洗车机:“卖货的人说这家伙洗车得力很,周末一定要回来试一试啊!”父亲音调爽朗,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他脸上皱纹里的笑意和期盼。忽然间,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很久没回老家了。

星期六照例睡了个懒觉,我才开车和妻子一道回去。

离家还有好几百米,我就看到父亲在屋前的田埂上张望,他穿着褐色的夹袄,深赭色的裤子,佝偻着背,远远望去,他几乎与这片新翻的土地融为了一体。我的父亲,这位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农民,越来越像这片沉默的大地了,我在心里暗暗感慨。父亲满头的白发在这片土地上显得异常突兀,以一种高贵的姿态彰显着他的存在,我忽然有一种感觉,似乎那是这片土地上绽放出的银色的花。

车还未停稳,父亲就搬出了崭新的洗车工具,高压水枪、抹布、海绵等一应俱全。“瞧把你显摆的,也不晓得端个凳子让娃儿们先休息一会儿。”母亲嗔怪着,急急地从屋里给我们端出热茶。父亲“嘿嘿”笑着,把水枪的一头放进蓄水池,通上电源,打开喷头,水压非常足。

“不比洗车店的水枪差吧”父亲得意地说。“不错,不错。”我立刻接过水枪,兴致高昂地朝爱车走去。

第一次自己洗车,我和妻子兴致都很高。这家伙用着真心不错,大家交口称赞:“好用,好用。”父亲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我们,慢悠悠地说:“不要急。好好洗,外面要洗干净,里面更要洗干净。”

一会车便洗好了,干净的爱车在阳光下看着格外舒服。父亲仔细地擦着车身我们容易忽略的地方,意味深长地说:“都是明眼人,太阳下干净才经得起检验。”我心中一顿,父亲今天是咋啦?

吃午饭了,父亲还在清扫战场,收拾洗车工具,母亲悄悄地告诉我:“你爹爱看个电视,之前看了《人民的名义》有些担心,就想了这么个主意,让你周末尽量多回老家,免得在城里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带着吃吃喝喝,学坏了。”我心中一热,父亲,我寡言少语的父亲,你的这番良苦用心我怎能辜负。

又是一个星期六。一大早,我便回到老家。刚搬出洗车工具,要兵爷背着个小背篓到家里来了。要兵爷年纪和我父母差不多,但要高一辈。

打过招呼后,他凑近我说:“听到喇叭响,便知道你回来了。我家二娃说乡上学校要搞绿化,你这个纪委书记给学校打个招呼让他做吧,反正工程也不大,他一直都是做这个的。”话音未落,就从背篓里拿出一条七八斤重的干鱼,直往车尾箱塞。

我急忙取了出来,放到他背篓里,连声说:不得,不得!”他有些难堪,硬推了过来:“自个家鱼塘的一条鱼值不了几个钱,都是乡里乡亲的,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,你这样推脱太见外了,又没非让你把事办成不可。”推托了一阵,我也不知所措,毕竟父母还在农村,左邻右舍的难免有个不时之需。看我犹豫,要兵爷提上背篓一溜烟跑了。

拿着这带刺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父亲也在一旁直叹气。过了一会儿,他对母亲说:“等会儿还是你跑一趟,把东西还给人家,不要让娃儿做违反纪律的事。”母亲有些为难:“每次遇到这种事,你就让我出头。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我看娃儿们吃个鱼也犯不着王法。”父亲脸色铁青,几乎是吼了起来:“你说的轻巧,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他一个纪检干部能去打招呼吗?”看到父亲真生了气,母亲不再多言,忙找了一个口袋装上鱼向要兵爷家走去。

吃过晚饭,妻子单位有点事,我们准备回城了。父亲从屋里扛出一袋新米,母亲从厨房里拿出几包早已摘好的菠菜、韭菜、小芹菜还有我最爱吃的一小袋野生折耳根,那是他们头天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时间跑遍河沟地头采的。他们将这些东西分门别类,整整齐齐地放到车上。

母亲在一旁叮嘱我们:“安心工作,我们身体还好,不要操心。”父亲衔着烟斗,默默地跟在我身边,在忽明忽暗的火光里,我看到父亲眼中深深的不舍和期盼。

望着满头银发的父亲,我的鼻子有些发酸,儿时那份久违的依赖在心中氤氲。在他们身后的墙角,静静地躺着那台干净的洗车机,我向父亲保证:“爹,下周我还回来洗车。”

(本文作者系四川省苍溪县纪检监察干部 赵仙荣)


中共广元市纪委、广元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2019-2020 gyjjjcw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106号      蜀ICP备17003113号    信息报送